中超自由球员自由转会 难

0

“韩国K联赛看上冯潇霆了”“冯潇霆只是去韩国参加体检”“冯潇霆已经在韩国随大邱队训练了”……春节前的这几条消息让大连实德火冒三丈:“我们不可能放冯潇霆,他下个赛季还要随队打中超。”

事情起源说起来很简单,冯潇霆与实德俱乐部合同到期,他的外国经纪人为他联系了韩国大邱俱乐部。虽然双方都表示满意,但他们却忽略了中国足协的一条规定:球员合同到期后,在一段时间内仍然属于原俱乐部。

中国足协负责中超联赛球员注册的青少部主任朱和元表示,如果大连实德俱乐部不给冯潇霆开具国际转会证明,那么冯潇霆必然无法加盟K联赛。

“就算是提请国际仲裁,我想最终也要由双方协商解决。”朱和元说,“很多制度确实需要完善,但现在还是要按原有规则来办。”

不过,据韩国大邱俱乐部的金龙河介绍,该队已经和冯潇霆签了两年合同。这意味着如果冯潇霆想为该队效力,肯定要经过国际足联仲裁机构的裁定。

到目前为止,冯潇霆本人尚未就此事表态。据记者了解,他出国踢球的愿望很强烈,但在中国足协的规定面前,他个人的努力毫无作用。

中国职业足球运动员还无法与所在俱乐部达成平等关系,在和俱乐部签订合同时大都处于弱势地位。毫无理由的欠薪、停赛、停训事件在联赛中时有发生,球员甚至无法受到国家法律的保护——2008年1月1日生效的《劳动合同法》也没有规范职业足球俱乐部和球员之间合同关系的条款。

“目前中国职业足球运动员在转会方面存在着一些比较突出的问题,不符合《劳动合同法》。比如首次合同期过长,对自由球员的定义过于狭窄等。”天津体院法学研究所张振龙先生告诉记者,“在中国,‘自由’球员不自由。”

按照国际足联的规定,首次合同期满的球员即为自由球员,球员有自由流动和自主择业的权利,转会也不用新东家向原俱乐部支付转会费。但中国足协的《转会规定》却对合同期满的球员转会施加了一些限制。

“比如中国足协规定,30个月以上未参加任何俱乐部比赛或从未隶属于任何俱乐部的运动员,应在属地会员协会注册为‘自由人’,这意味着球员和俱乐部合同到期后,仍有30个月属于原俱乐部。”

“人们司空见惯的所谓惯例、国情,实际上就是中国足球落后的因素之一。”国内某位球员的经纪人告诉记者,“我们要介绍一个中国球员出国踢球,要耗费的精力非常大,因为国内俱乐部就认准钱多才放人,还不准签长期合同,根本不考虑球员的实际价值。国外俱乐部很难理解,为什么引进自由球员还要给俱乐部钱?”

和亚洲邻国相比,在海外效力的中国球员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不占任何优势。韩国人朴智星在英超豪门曼联队屡建奇功;日本人中村俊辅在苏超霸主凯尔特人队确定了主力位置;伊朗老将马达维基亚更是已在德甲赛场纵横多年。亚足联从2008年起全力发展各国联赛,扩大亚冠联赛的影响。在许多措施中,球员自由流动被亚足联主席哈曼认为是最重要的一环。

哈曼不久前在韩国访问时明确表示:“我希望看到沙特球员在韩国联赛中踢球,也希望在沙特联赛中看到韩国球员的身影。总之我们必须完全废除过去的思维和束缚,让球员在亚洲范围内的转会变得更加自由和便捷。”

中国足坛的现状显然和亚足联的设想背道而驰。虽然李玮峰顺利登陆韩国K联赛,但先决条件还是武汉俱乐部已经退出了中超联赛。

实际上包括李玮峰加盟水原三星、韩国杀手曹宰榛加盟日本J联赛大阪钢巴队在内的一系列重磅转会,都是亚足联鼓励各国相互交流的良好开端。韩国联赛委员会发言人甚至在媒体上发表言论表示,愿意向所有亚洲球员敞开大门。

当大连实德队表示绝不放冯潇霆加盟韩国大邱队时,《大邱晨报》表示,一次本该顺利完成的转会遇到很大困难,“这其中的原因值得整个亚洲足球界深思”。

根据亚足联的统计,亚洲球员在本洲内流动数量屈指可数,这成全了那些外来的淘金者。比如日本J联赛有45名巴西球员,韩国K联赛14支球队里13支都聘请了巴西外援。“他们中一些人的水平未必能超越亚洲球员,这种现象很不正常。”哈曼说,“亚洲球员自由流动是不可逆转的大趋势,至少在本洲之内应该遵守共同规则。”

不过,看起来中国足协和国内俱乐部并不愿与国际或是亚洲“接轨”,至少2009赛季不会考虑改变目前的转会规定。“我们还是要考虑本国国情。”足协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完全放开自由球员市场风险太大,球星走光了,我们自己的联赛就没法踢了。”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青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