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9日

国乒无缘混双奥运首金

作者 admin

一个大多数人都没有想到的结果,许昕/刘诗雯昨晚在东京奥运会混双决赛中3比4不敌日本组合水谷隼/伊藤美诚,没能拿下奥运史上首枚乒乓球混双金牌。对两位年过30岁的老将来说,这或许是他们的最后一届奥运会了,这是一个他们都接受不了的结果。被问及随后如何调整备战团体赛时,刘诗雯直言还没有想好。

对国乒队来说,地处东京涩谷的东京体育馆并不陌生,他们此前多次来这里参赛。2019年乒乓球世界杯便是在东京体育馆举行,刘诗雯在这里拿走了女单冠军。昨天晚上,刘诗雯和许昕没能从这里带走奥运会史上首枚乒乓球混双金牌。

许昕/刘诗雯有个不错的开局,一度2比0领先。但在适应了奥运决赛氛围后,放手一搏的水谷隼/伊藤美诚开始反击连追3局。许昕/刘诗雯第6局虽然将比分扳平,怎奈决胜局上来就以0比8落后,最终只能吞下失利的苦果。

“转折点出现在第3局,其实我们第3、第4局在中段都领先过。但第3局7比6领先时自己吃了一个发球,那时候还是太着急,太想拿下这一局。”第6局将大比分扳平后,许昕称当时两人的信心都回来了,也有了必胜的信念,但没想到的是在决胜局还是让对手打出了很多高质量的搏杀球,“日本队从第7局开始打得很果断,高质量的回球让我们的很多球只能回到对方舒服的点位上。”

刘诗雯则坦言在2比0领先的情况下输掉比赛,自己非常不能接受,尤其是在第3局、第4局都有机会扩大比分,但都没能把握好。“这次比赛我没有完成任务,在比赛后半段我很想释放出来,可是一些球还是不够有力量。”刘诗雯称日本队到后面始终保持着很好的发挥,尤其是第7局她和许昕在处理球,以及能力发挥上没能完全做到最好。

比赛打到第5局,坐在场边指导的马琳罕见地穿上外套。东京体育馆的风有些凉,场边的局面也有些变冷,开局许昕/刘诗雯一步步被水谷隼/伊藤美诚逼上绝境。这是马琳第一次带队参加奥运会,结果有些苦涩。

比赛结束后,马琳走到看台,中国乒协主席刘国梁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赛后发布会,刘诗雯称还没跟教练和领导有过沟通,但这个结局中国队都无法接受。

乒乓球混双是东京奥运会新增小项之一。作为乒乓球项目产生的首枚金牌,国乒队对此非常重视,中国乒协主席刘国梁此前多次表示这枚金牌对队员状态和队伍士气都非常重要。为了备战东京奥运会混双比赛,国乒队专门成立混双备战小组,由刘国梁领衔,马琳和陈玘负责具体备战工作。每次队内赛后,大家都会在一起碰面,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从之前的备战看,国乒队就是把水谷隼/伊藤美诚视为最主要的对手。水谷隼和伊藤美诚是静冈县老乡,两人配合非常默契。8强赛中,水谷隼/伊藤美诚就曾挽救了7个赛点艰难战胜德国组合索朗西斯卡/索尔佳,体现出了强大的韧劲。决赛面对许昕/刘诗雯,伊藤美诚在开局慢热的情况下迅速把状态调至最佳。

赛后被日本媒体问及伊藤美诚的表现时,许昕给了她很高的评价,“伊藤美诚在女球员中是世界级的选手,敢于和男子选手对抗。我们打过很多次,她慢慢也适应了我的一些球。尤其是在搏杀的环节上,更大胆、更勇敢。”

对许昕、刘诗雯两位年过30岁的老将来说,东京奥运会很可能是最后一次奥运之旅,他们不想留下任何一点遗憾。“这次是奥运会第一块混双金牌,大家都知道那块金牌在那儿,谁敢去拼谁能拿,这个不像拳击比赛还有擂主。”决赛前,许昕说谁能甩开包袱,谁的获胜机会就大。但比赛后半段,两人却有点放不开,连吃对方的搏杀球。

无缘混双金牌,许昕和刘诗雯对这个结果都不能接受。“这个结果,自己还是很难以接受的,对不起大家,也对不起我们这个团体。备战期间整个球队和主席(刘国梁)一直在盯我们,为了训练,大家付出了很多。”刘诗雯称无论从比赛结果还是过程看,她和许昕没能做到最好。

31岁的许昕也直言没能给自己一个好的结局,“之前的备战过程,我们也吃了很多苦,但竞技体育最终看的是结果。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大家都会知道谁站在冠军领奖台上。”

当然,比赛还没结束,许昕和刘诗雯接下来还有团体赛要打,他们是男女团极为重要的成员。被问到接下来如何尽快调整状态时,刘诗雯顿了顿说还没太想这个问题,需要回去想一下。伦敦奥运会女单冠军李晓霞则表示运动员在输掉关键比赛后,心态的调整谁也帮不了,只能靠自己。新京报特派记者孙海光东京报道

1998年出生的张雨霏很早就有泳坛“天才少女”的称号,3岁被同为游泳教练的父母启蒙,5岁开始在江苏省徐州市游泳队接受正规训练,12岁进入省队,并用3年时间完成了从省队到国家队的飞跃。

去年9月在青岛举行的全国游泳冠军赛暨奥运会达标赛见证了张雨霏的爆发。她在女子100米蝶泳预赛中游出55秒62的成绩,一举打破该项目尘封11年之久的亚洲纪录和全国纪录,距离世界纪录仅有0.14秒之差。

在东京奥运会赛场,张雨霏的预赛成绩为55秒82。她本想挑战瑞典名将舍斯特伦在里约奥运会上创造的世界纪录,可惜差了一些。半决赛前,教练给她的叮嘱变成了:“放开游吧,反正你也能进决赛。”半决赛55秒89的成绩比预赛略慢,但人们可以看出张雨霏明显放松的神态,她赛后一路笑着向摄像机镜头打招呼。

作为半决赛唯一游进56秒的选手,张雨霏以强势姿态闯进东京奥运会女子100米蝶泳决赛。揭开谜底,麦克尼尔以55秒59夺冠。尽管未能实现夺金愿望,但以55秒64收获银牌,已经证明张雨霏足够优秀。

出征东京奥运会前,张雨霏被视为中国泳军最有希望的夺牌点,银牌或许会带来一丝失落,但依然是对努力者的肯定与褒奖。100米蝶泳未能如愿摘金,29日上午200米蝶泳可能会让张雨霏背上更大压力,这位爱笑的姑娘对这个话题停顿了一下,然后笑着说:“游!”新京报记者周萧

东京奥运会男子双人10米跳台决赛,“奥运4冠组合”曹缘/陈艾森在第4跳出现重大失误,惜败于英国组合托马斯·戴利/马修·李,未能为中国跳水“梦之队”摘下本届奥运会第2金。一路从伤病的低谷中走来,同样生于1995年的两位老将曹缘/陈艾森,已经倾其所有,银牌来之不易。

由于在陆上训练时伤到了肩膀和手臂,曹缘缺席了5月的全国跳水冠军赛暨东京奥运会选拔赛,这位伦敦奥运会双人10米台冠军、里约奥运会3米板冠军出战东京奥运会的前景甚至一度蒙上阴影。从今天的比赛画面也可以看到,曹缘的肩臂部位还贴着厚厚的胶布。

出道于跳台,里约奥运周期时转向跳板,东京奥运会时回归跳台,今天男子双人10米台宣告了曹缘遗憾摘银,接下来他还将与杨健组成中国跳水队的“双保险”,出战单人10米跳台比赛。亚博yabo888vip网页版

东京奥运会是陈艾森参加的第二届奥运会,5年前在里约,他成为在单届奥运会上同时夺得男子单人、双人10米跳台冠军的第一人。

里约奥运会后,伤病成为陈艾森最大的敌人。在最夸张的2018年,他形容自己“从头伤到脚”,系统训练和心态都受到影响,状态明显下滑。陈艾森用一股狠劲撑住了,“我不想放弃,不能自甘堕落,我希望能再一次创造奇迹”。今天摘下银牌后,曹缘和陈艾森赛后深情拥抱,拍着彼此的肩膀。也许陈艾森还会对曹缘说上一句:“老伙计,继续加油。”新京报记者周萧

7月26日晚,东京奥运会女子55公斤级比赛结束,作为该级别抓举和总成绩的世界纪录保持者,中国选手廖秋云发挥稳定,抓举、挺举成绩分别为97公斤、126公斤,总成绩223公斤,但最后还是落后对手1公斤,获得1枚银牌。

1995年7月出生于湖南永州,廖秋云12岁时进入当地体校练习举重,几年内完成从县体校、市体校、省体校再到国家队的跨越。2014年起,廖秋云成为国内举重比赛的“冠军收割机”,并开始在世界大赛展现统治力。

2017年天津全运会,廖秋云获得女子53公斤级冠军。2019年亚洲举重锦标赛女子55公斤级的比赛,廖秋云以总成绩224公斤包揽三金,其中挺举创造新的世界纪录。2019年举重世锦赛,廖秋云更进一步,分别将该级别的挺举、总成绩世界纪录提升至129公斤、227公斤,成为该级别名副其实的王者。

据廖秋云的父亲廖朝阳介绍,女儿内心里是个小姑娘,从小喜欢布娃娃,喜欢穿裙子,喜欢唱歌跳舞,只是因为力气大体能好,才开始练习并爱上了举重。为了迎接这场奥运会的比赛,廖朝阳提前几天剪了头发,赛前穿上了新裤子、新鞋以及女儿寄来的印有国旗的衣服,还准备好了夺冠后要放的鞭炮。

出征东京奥运会前,廖秋云在官方短片中说道:“让世界见证我的极限。”昨晚的比赛,廖秋云的抓举成绩为97公斤,排在所有选手的第2位,在挺举强项上,虽然举起了126公斤,接近自己保持的挺举世界纪录,但最后时刻被对手反超,以1公斤的劣势屈居亚军。新京报特派东京记者孙海光徐邦印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