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1日

搜狐网论:兴奋剂——竞技体育的罪与罚

作者 admin

竞技体育界的兴奋剂问题由来已久,奥运会更是因其巨大的社会影响力而一度成为滥用兴奋剂的重灾区。直到1968年第十届冬奥会之前,因国际奥委会未推行药检,使用兴奋剂以提高比赛成绩的做法已经成为家常便饭。在1952年奥斯陆冬季奥运会的滑冰比赛上,赛场工作人员在运动员更衣室中看到四处扔着用过的空药瓶和针管,景象可怖,成为奥运史上灰暗一幕。

兴奋剂的滥用是竞技体育走向极端功利主义最阴暗的一面。在兴奋剂侵入奥运会的初期,服用兴奋剂大多出于较为单纯的谋求提高成绩的动机。战后,随着东西方冷战的出现,以及商业对职业体育的影响越来越大,兴奋剂的运用掺杂进了更复杂的背景和动机。

商业因素的影响是最近二十年来运动员滥用兴奋剂的主要驱动力。汉城奥运会上创造男子百米短跑纪录的加拿大飞人本·约翰逊在服用兴奋剂方面屡禁不止,以至于不仅金牌和世界纪录被取消,最终还被终身禁赛。事实上,约翰逊损失的不仅仅是成绩,还有数以千万计的商业赞助。更令人心惊的是,围绕着兴奋剂,已经形成了一条看不见的商业利益链,环环相扣。除了愿意拿信誉甚至生命换取成绩的运动员,教练员、队医和研制兴奋剂的专家都已经成为兴奋剂产业中最坚固的利益集团。滥用兴奋剂,早已从个人背德行为演变成集体化的体育道德沦丧。

除了商业因素对滥用兴奋剂的驱动,还有一类更加难以察觉的滥用兴奋剂行为。据中国奥委会反兴奋剂委员会的资料显示,随着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冷战的结束,人们发现了国际体坛上运动员滥用药物的更多证据。“所有的人都怀疑过前东德运动员曾服用药物,但至今没有彻底弄清的是:国家卷入的程度和究竟涉及到哪些奥运会项目。”事实上,在两德统一之后,德国奥委会和德国体育联合会一道组建了一个专门的委员会,调查前东德政府对体育界的影响。根据解密了的东德档案,该委员会发现前东德国家情报机构(Stasi)曾经有系统的要求教练员和运动员使用兴奋剂类药物以提高成绩。目的在于通过体育成绩塑造国家形象。将体育成绩与国家形象进行捆绑,不择手段的滥用兴奋剂,最终透支了整个国家的信用。

道德自律无法解决兴奋剂问题,所以,国际奥委会及下属各国奥委会越来越强调严格的药检制度。但是,如果不能扭转竞技体育日趋功利的发展方向,再严格的药检恐怕也难以禁绝前赴后继的以身试法者。这也是对体育精神最严重的伤害。